判断是否构成正当防卫的司法观点和裁判规则-bob综合


本文摘要:袁泉:法信特别提醒:本编号中标注“袁泉”或“转自”的作品均为媒体转载,版权归原作者和原地点所有。

袁泉:法信特别提醒:本编号中标注“袁泉”或“转自”的作品均为媒体转载,版权归原作者和原地点所有。分享的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仅供读者参考,不代表此观点。周日,江苏昆山磨头一辆车与电瓶车发生交通事故的监控画面显示,电瓶车司机于被宝马司机刘殴打,并被其持刀袭击。

然后他拿起刘的刀,把他刺死在地上,追到绿化带。最后刘获救后死亡,余受伤(视频来源:上海电视新闻综合频道)。这一事件引发了公众对某一行为是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的讨论。

还是想伤人还是想杀人?今天,法信干货哥在实践中为大家推送关于正当防卫认定的司法观点和司法意见。一是在正当防卫中准确把握违法侵权的完成情况。实施正当防卫只能从非法侵害开始,最终完成非法侵害。

非法侵害的结束,意味着非法侵害已经停止,不会继续。具体包括以下三种情况:一是违法侵权行为已经结束,有害影响已经发生。即违法侵权人已经按照自己的意思结束了违法侵权,但没有再继续侵权的明显意思表示。

既然侵权的危险已经过去,就不存在制止非法侵权的问题。侵权人构成犯罪的,由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个人不得攻击。

二是违法侵权已自动停止,侵权危险消失。也就是说,在违法侵权的过程中,侵权人自动放弃违法侵权的意思表示,中止实施违法侵权,或者侵权人在违法侵权行为尚未实施之前,正在努力有效防止有害影响的发生。所以违法侵权已经不存在了,不能再进行抗辩。

但是,如果违法侵权人真的中止侵权,辩护人一时还真的很难知道,效果就是重新辩护。在这种情况下,即使中止,也不宜追究辩护人的刑事责任。第三,加害人已经被制伏,或者已经丧失继续侵害的能力。

即在违法侵权行为开始后,由于被侵权人或者外人的强烈抵制,或者由于侵权人意志以外的其他原因,违法侵权行为已经不能成立。这时,既然已经排除了违法侵权的危险,那么正当防卫的行为也应该停止。

非法侵害已经完成,合法防卫已经无法进行。然而,我们不能机械地理解这一点。在一定情况下,虽然不法侵害人的不法侵害已经完成,但在接受正当防卫时也应允许其进行正当防卫,可以追回合法权益所遭受的损失。

例如,当场追赃或抢匪,使用暴力或威胁手段夺回非法占有的财物,应视为正当防卫。(节选自《刑法(总则)及配套划定新释新解(第7版)》 (I),张军主编,人民法院出版社2017年第252页)二、基于常识考虑正当防卫制度的司法适用,刑事审判虽然要严格依法审判,但严格司法并不意味着坚持单纯的执法观,机械执法,逐案办案,独案办案。

我国有着几千年的文化传统,正义的原则、王法和人情深入人心。无论是司法政策的制定,还是具体案件的管理,都要努力探索,实现法、理、情的有机融合。

要正确适用正当防卫制度,还必须考虑常识,尊重人的朴素感情和道德诉求,体现社会的普遍正义观。这里我想重点谈谈防守极限的判断。正当防卫的成立要求不能有“对造成重大损害的必要限度的重大超越”,否则可能构成防卫过当。

在我看来
首先,有必要进行全面的考虑。司法实践中,处理司法事务的人往往以“对方打了你,但没有伤害你,你却伤害了他”、“你这样打人还是正当防卫”为由,认为辩护人的行为构成防卫过当。事实上,它陷入了“平等武装论”和“唯效果论”的误区。

极限是什么?显然,我们不能用一个数学公式来简单地计算非法侵权人利益和辩护人利益的损害,从而得出一个更重要的结论。而是要在综合分析违法侵权的力度、优先性、性质,侵权人与辩护人的力度对比,现场情况的基础上,做出综合判断,必须是详细的案例分析。特别是要把违法侵权作为一个整体来看,找出防卫行为的前因后果,考虑辩护人对持续侵权累积危险的感受,而不是局部地、安静地、静态地看,简单地把防卫行为与防卫瞬间的违法侵权进行比较。

第二,要设身处地的为自己辩护。一般认为正当防卫的限度应以制止不法侵害的需要为基础。

但是,有什么必要制止违法侵权呢?显然,我们不能要求辩护人做一个沉默而理性的旁观者。相反,我们应该回到维护者所处的情况,问问自己,“如果我是一个维护者,我会像那样理性”,并把自己置于“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会像那样理性”。

防御行为通常类似于森林条件下的应急反应。要求辩护人在孤独和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实施公正制止违法侵权的行为,不仅违背常识,也违背基本法律原则。第三,应该认为对防守者有利。

正当防卫的本质在于“对与错”,是正当行为的非法侵害。按照“邪不压正”的常识,两者不能混淆。

反之,当防卫过当与正当防卫发生争议时,应视为有利于辩护人的认定;即使确定防卫过当,也要充分运用“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的自由裁量权。特别是要妥善处理因恐慌和愤怒而超出防卫限度的防卫人的处罚问题。

在实践中,许多违法侵权行为具有突发性和紧迫性,维权者往往很难在匆忙紧张的状态下准确判断侵权行为的性质和强度,并谨慎小心地选择相应的防御手段。对此,应尽量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做出合理的判断,包括合理选择减轻处罚或免除处罚,并考虑减轻处罚的详细范围。

(节选自:沈德钧《我们应当如何适用正当防卫制度》,最高人民法院官网,2017年6月25日发布)第三,正确明确白特殊防卫特殊防卫差别于一般防卫就在于其防卫起因上的特殊性。一般防卫所针对的是正在举行的非法侵害行为,而特殊防卫所针对的却是对正在举行的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宁静的暴力犯罪。这也正是建立特殊防卫的须要条件。

正确明白特殊防卫的条件,应当着重掌握以下要点:(1)必须是正在举行的暴力犯罪行为。暴力犯罪,简言之,就是以暴力为手段实施的犯罪行为。对非以暴力为手段实施的其他严重犯罪行为,不能实施特殊防卫。对以非暴力手段实施的抢劫、绑架等条文明确枚举的犯罪行为,一般也不宜实施特殊防卫。

正在举行的暴力犯罪,是指暴力犯罪行为已经着手实施,尚未实行完毕。在暴力侵害行为尚未着手的情况下,显然是不能举行特殊防卫的。

也就是不能以严重的暴力犯罪正在预备,马上就要付诸实施为捏词,实施特殊防卫。值得注意的是《刑法》划定特殊防卫的条件是暴力犯罪,是否组成犯罪,严格地说应由司法机关依照法定法式判断。

对防卫人而言,由于特殊防卫都是在现实的、紧迫的危急状态下实施的,无法要求防卫人判断正在实施的暴力侵害行为已然组成犯罪,才可以实施特殊防卫。执法之所以使用暴力犯罪这一表述,意仅在强调正在举行的暴力侵害行为,其对他人的人身危险性已足以到达相当严重的水平。(2)足以严重危及人身宁静。人身宁静主要包罗他人的生命宁静、康健宁静,妇女的性的不行侵犯的权利。

非针对他人人身宁静的暴力犯罪行为,如对抢夺等针对物所实施的暴力犯罪行为,就不能实施特殊防卫。所谓严重危及人身宁静,主要是强调暴力侵害行为对他人人身宁静危害的现实性、迫切性和严重性。如暴力侵害水平足以危及他人的生命宁静,足以对他人的康健造成严重损害结果的,无疑都是可以实施特殊防卫的。但需要说明的是,暴力侵害也有水平之分,对轻微的暴力伤害,就不能实施特殊防卫。

对正在举行的暴力侵害行为,能否实施特殊防卫,关键要看该行为是否足以严重危及他人的重大的人身宁静。特殊防卫是以可以杀死非法侵害人为价格的,因此,特殊防卫所要掩护的也必须是相等的公民的重大法益。

只有他人的生命宁静、重大的康健宁静、妇女性的不行侵犯的权利,才可以视为相等的重大的法益。(3)对以暴力实施的杀人、抢劫、强奸、绑架犯罪行为可以实施特殊防卫,比力容易掌握。可是何谓“行凶”呢?我们认为,对“行凶”的明白应当遵循上述关于特殊防卫条件的基本认识,即首先“行凶”必须是一种已着手的暴力侵害行为,其次,“行凶”必须足以严重危及他人的重大人身宁静。故“行凶”不应该是一般的拳脚相加之类的暴力侵害,持械殴打也纷歧定都是可以实施特殊防卫的“行凶”。

只有持那种足以严重危及他人的重大人身宁静的凶器、器械伤人的行为,才可以认定为“行凶”。(摘自《刑事审判参考·总第34集》,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二庭主编,执法出书社2004年版)法信·裁判规则1.针对已竣事的非法侵害举行防卫,且防卫行为显着凌驾须要限度的,组成事后防卫——王大龙居心伤害案案例要旨:行为人在非法侵害竣事后持刀捅刺被害人,针对已经竣事的非法侵害举行防卫,而且防卫行为显着凌驾须要限度,不组成正当防卫,组成事后防卫,以居心伤害罪治罪处罚。案号:(2014)通刑初字第969号审理法院: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泉源:《人民法院案例选》2016年第12辑(总第106辑) 2.对非法侵害者的严重危及人身的暴力行为防卫致侵害者死亡的不组成防卫过当——王林被控居心伤害、谢乔被控容隐宣告无罪案案例要旨: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在行为上都是为了制止非法侵害,区分两者的关键在于防卫是否超出须要限度。

面临非法侵害者的突然性暴力侵害行为,行为人防卫将其致死,从行为和效果上看都具有正当性,防卫未超出须要限度,不组成防卫过当。案号:(1995)石刑初字第195号审理法院: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泉源:《中国审判案例要览》(1996年刑事审判案例卷)3.对正在举行的严重危及人身宁静的暴力犯罪,可以接纳无限防卫,致非法侵害人死亡的,不负刑事责任——陈万庆居心杀人案案例要旨:被告人在其本人的生命遭到严重威胁时,为了制止非法侵害,在非法侵害正在举行历程中,持刀刺伤被害人致死,其行为不具有社会危害性,属于正当防卫。案号:(2003)大刑初字第246号审理法院: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泉源:《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导案例》(第一辑)4.行使特殊防卫权亦应有限度——王靖居心伤害案案例要旨:针对严重危及人身宁静的暴力犯罪,防卫人接纳正当防卫对非法侵害人造成的最严重的损害结果可以是死亡,但这并不意味着致命的防卫行为可以不受任何约束。当暴力侵害的现实危险性降低至不足以致人重伤、死亡的水平时,防卫人不得接纳致命的防卫手段伤害非法侵害人并致其死亡,否则,应当认定为防卫过当并追究刑事责任。

案号:(2011)一中刑初字第1790号审理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泉源:《人民司法·案例》(2014年第4期)法信·执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1997年修订)第二十条 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产业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举行的非法侵害,而接纳的制止非法侵害的行为,对非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正当防卫显着凌驾须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可是应当减轻或者免去处罚。

对正在举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宁静的暴力犯罪,接纳防卫行为,造成非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本文关键词:bob综合平台登录,bob综合,bob综合平台官网

本文来源:bob综合平台登录-www.leader08.com